一半的夏天

喻隊本命,全職坑底

20160402 每日周喻 我喜歡你啊

周澤楷X喻文州 工程師X策劃人員設定 甜甜甜

「小周,我今天不回家吃飯了,最近真的有點忙」彷彿還能看見戀人嘴角帶著無奈微笑,輕聲地說著抱歉。

「恩,不要太晚回來」

周澤楷放下電話,本來美好的心情不禁盪到谷底,看到桌上自己做的還微冒著熱氣的菜餚,本來想說今天可以跟他好好吃一頓飯,彌補自己前一段時間沒辦法陪他的愧疚,沒想到自己加班完,卻換成喻文州要加班,只能說這兩人都太不湊巧,這幾天除了睡覺期間甚至沒怎麼見過面,周澤楷賭氣般的把自己摔進沙發,抱著抱枕生著悶氣。

他手上的抱枕是自己訂做的,一面是Q版一槍穿雲一面是Q版索克薩爾,平常只要抱著心情就會很好,但今天一想到自己精心準備的晚飯沒有辦法跟戀人一起享用,就覺得有點小情緒。

突然周澤楷一個鯉魚打挺從沙發上跳下來,他想到了一個好辦法,既可以讓喻文州吃到他做的菜,還可以順便去見他。

文州要加班不能回家,吃個飯的時間總有吧?

想到就去做,他從廚房裡翻出許久沒用的雙層便當盒,添好飯,將桌上的菜細心的夾到便當盒裡裝好,讓整個便當看起來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動。

不枉我偷偷練了這麼久的廚藝,周澤楷開心的拎起包好的便當盒,拿著車鑰匙出了門。

周澤楷跟喻文州兩人交往到現在正好滿三年多一點,本來兩人在不同公司不同部門,本來是八竿子打不著見不到面的,卻在一次兩邊公司主管臨時起意組織的聯合旅遊中認識了,卻因為一個不太會說話一個太會說話硬是曖昧了兩年才確定關係,他們的關係周圍的人全都知道,他們也就順理成章的退掉了其中一個人租的房子,美其名省房租,事實上就是同居,成了一對感情好到讓單身狗喊燒的情侶檔。

雖然同居也三年了,但兩人對於做飯的技能點真的都點的不太夠,喻文州稍微好點,從剛開始只會燒水到現在可以簡單的按電鍋煮飯加炒幾個菜,周澤楷對這個就真的不太行了,畢竟每次都灰頭土臉的跑出來找喻文州求救真的太傷面子了,所以兩人吃飯基本上上班就公司食堂解決,回家不是叫外賣、出去吃就是喻文州煮,就只有這三個選項。

可周澤楷不樂意讓喻文州天天吃外食,總覺得不健康,咬了咬牙跑去找同部門的江波濤,期期艾艾的說了自己總是學不會煮飯這件事,江波濤跟周澤楷是從大學一路到現在的鐵哥們,當初周澤楷追喻文州他也是出了不少力的,一口答應出借自己家的廚房來教他做菜,江波濤的廚藝等級那可是有目共睹的,從平常的自己帶的便當到麵包餅乾蛋糕,似乎就沒有甚麼是他不會做的,還都很好吃,簡直是廚神的境界,公司裡同事聚會特別喜歡去他家,人緣好做飯又好吃,不去他家去誰家?

但當周澤楷終於練出了可以勉強煮一桌的廚藝,想給喻文州一個驚喜,卻剛好碰上了戀人工作特別忙的時候,這叫他如何能不鬱悶?

周澤楷在出門的時候給喻文州發了一條訊息「吃飯,等我」

喻文州剛結束了一個會議,晃了晃疲憊痠痛的頭頸,感覺褲袋裡手機震動,拿起來看著笑了,大概是小周想過來跟他一起去公司餐廳吃飯吧,他想,就把手機收回口袋,打算等周澤楷來了再一起去吃飯。

周澤楷把車子停妥下了車,拿著自己準備的便當心情簡直雀躍的快要飛起,一路帶著微笑走到喻文州他們部門的辦公室,路上一票小女生簡直快被周澤楷顏值極高的笑容電暈,他熟悉的跟文州的同事們打招呼,走進了喻文州的辦公室。

「小周,來了阿」喻文州從一堆文件中抬頭,笑看特地為了他跑來的戀人,卻在看到他手上的便當盒的時候愣了一下。

「小周是......特地來幫我送便當的嗎?」站起身來接過周澤楷遞過來的便當盒,還是溫熱的,打開來看都是些很簡單的家常菜,不像是飯館的菜式,反倒像是...自己下廚?

喻文州拿起筷子,一口口吃了起來,他心裡大概有底了,這大概是周澤楷偷偷學了做菜準備今天做給他吃,他卻沒回家吃飯才會這麼眼巴巴地送過來,他故意慢慢地吃著,一邊裝作心不在焉的翻看著文件,就等著面前的戀人甚麼時候要自己招供這件事。

「文州,好吃嗎?」果然,第一個沉不住氣的是周澤楷,他下了多大的功夫學了做菜,當然想聽到對方稱讚自己的手藝,卻一直等不到喻文州抬頭問他,不禁有些急躁了起來。

「恩,不錯啊」說完又繼續裝作沒發現菜色有異的樣子繼續翻看著文件,心裡偷偷樂著想小周果然真是一如既往的單純,尤其是逗他或讓他多說話會面紅耳赤這點真是一點都沒變。

「文州,這是我.......」周澤楷臉上浮起淺淺的紅暈,窘迫的急於想讓面前的人知道這個便當是自己辛苦做的,卻在這時候喻文州的副手黃少天推開了門。

「隊長隊長!今天弄完這疊就可以下班啦,不過其中幾份有些比較麻煩的部分可能需要大家一起討論討論,大家都去餐廳吃飯了文州你要不要去.......握槽周澤楷你怎麼會在這?你不是隔壁輪迴的嗎跑來我們大藍雨做甚麼?你一工程師跑來竊取商業機密啦誰派你來的簡直太不靠譜了好嗎!我跟你說阿雖然文州是你家的但藍雨可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阿再說........」

周澤楷自動忽略了接下來黃少天的喋喋不休,黃少天的話嘮屬性可是整個科技界的人都知道的,當初追喻文州時沒少跟黃少天針鋒相對,他那時覺得黃少天簡直就是守在喻文州家門口對著陌生人狂吠的一只柯基,明明就是呆萌屬性還硬要裝兇惡還死死扒著喻文州不放,這讓周澤楷的追求計畫頻頻受到阻礙,那時候周澤楷簡直覺得自己討厭死了在喻文州附近繞來繞去的黃少天,連跟喻文州告白成功的時候都在下一秒冒出來,然後藉由黃少天的嘴巴一說所有人都知道他周澤楷的告白實況了,就像現在明明是他跟喻文州的兩人世界,卻還是有個黃少天在旁邊嘰嘰喳喳。

周澤楷覺得,黃少天這人,特煩,到底誰能治的了他快來把他帶走。

「好了少天,小周是來幫我送飯的,東西可以放著了不要拿著揮,小心掉地上,你也快去吃吧別餓著了,我就在這吃。」喻文州跟黃少天從小就是鄰居,國小國中高中大學一路不是同班就是同校,大學還同樣進了辯論社,喻文洲是隊長,黃少天就一直沿用這個稱呼到了現在,其中這麼多年的朋友感情不是說假的,互相關心的非常熟練。

等到黃少天走後,周澤楷滿臉委屈的看著喻文州,喻文州笑著問他「怎麼了,又吃少天的醋了?」

「少天哪,我想他過段時間應該會轉移注意力了,畢竟.......」彷彿是故意要調周澤楷胃口,句尾故意拉個長音,眼眉微微挑起,似笑非笑的看著周澤楷。

「畢竟少天也交男朋友了阿,終於找到個能治少天的人了呢,真是不簡單。」聽在周澤楷耳裡這簡直就是說以後他們兩人世界不會再有黃少天來打擾,心情立馬明亮了起來,無聲地催促喻文州快點吃飯不然飯菜要冷了,就連自己做的飯菜沒受到稱讚這點似乎也不介意了。

看來小周跟少天這梁子結的挺大的阿,看來雖然他說不介意心裡還是介意的要死,呵呵

喻文州慢條斯理的將整個便當吃完,放下筷子偷偷的繞到坐在沙發上正拿著手機看訊息的周澤楷後面,冷不防抱上去貼著戀人的耳朵說。

「小周煮的菜不錯啊,以後經常下廚如何?」

周澤楷猛然一個驚嚇向側邊轉頭終於看到喻文州的臉,對方正彎著眉眼看他,笑吟吟的。

「你明明就知道......」邊說著邊一臉委屈的看著喻文州,輕輕啄了口戀人的嘴唇,沒想到喻文州追著親了上來,兩人愣是吻了好幾分鐘才依依不捨的分開,喻文州繞到沙發前坐下,摟住周澤楷的脖子又吻了上去,兩人的舌頭追逐嬉戲著,喻文州親著親著變本加厲的跨坐到周澤楷身上,磨蹭著親吻著,直蹭到周澤楷的下半身都支起了小帳篷,鼓鼓的一大包,喻文州還故意的用跨間去磨蹭對方精神的那個部位,手還在對方身上游移點火,親到兩個人都快喘到不行了才慢慢分開。

「小周,我喜歡你啊」

喻文州噙著微笑,感覺特別清純的在周澤楷額頭上落下一個吻。


END

第一篇全職文給了我大周喻yoooooo

進了全職圈兩年了,不管在lo上還是群裡都一直潛水暗搓搓的吃糧(你還敢說)

這兩個人給我的感覺就是溫溫和和但卻甜到蛀牙的一對cp

但是喻總肯定很愛撩小周阿阿阿阿阿阿好愛看腹黑的喻總跟裝純潔在床上卻(嗶---)的小周哇(收收你的腦洞

對啦這篇文後面被我強制變成甜啦不過如果有人想看後續的話有空考慮寫寫吧(燉肉技能0級